连邦资讯
联系我们
你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连邦资讯 >

温泉博士王教授称:与连邦温泉的交往是“邦交”

2022-07-01      点击:

 

1.“有朋自远方来
这里所谓的“邦交”,其实最初就源自于谐音梗,那么借此也提示着与连邦温泉的交往是什么呢这样一个话题。在现代社会,能提出恰当的话题是很重要的,其代表了一种意识能力。连邦温泉是一个温泉的优质供应商,本人因此也在思考“邦交”在本文虽然是一个简称或曰谐音,但也提示了文化内涵的价值取向。那么“邦交”是什么呢,那是不是就是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”的感觉。
当来者都是友善的,带着一片地域的风而来,而这厢也是,带着一片山水去迎接,这就是本文所说的“邦交”之意了。即邦交是指“大地之交”、“地域之交”、“山水之交”与“山海之交”等。要说交往的本质与意义,其来自哪里呢,既可以存在于事物的内部,也可以来自外部的赋予,而本文就赋予其以带引号的“邦交”吧!

2.“不亦说乎”:为何写
《论语》开篇第一句不仅说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而在那句之前是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”,那个“说”为何念“悦”呢,这是个问题,或可以解释为通假字。古人也是人,虽然也会写错别字,但可以思考古人是如何想的,古人应该不只是死记硬背的吧。个人来自自然,应该是变通于自然的,古人应该是很会联想。而现代人或考虑太多的人世间,那就会过于“执着”或过于“变通”吧,即古人是自然的,而现代人不自然。
笔者是这样认为的,即当见到老朋友时是高兴的,那必然要寒暄与问嘘问暖的,那就是说啊!,而同时心里也是高兴的,是那种惬意的高兴,而不是武将的那种豪爽高兴,所以文人是“悦”的。故而那是把“说”与“悦”两个字合起来的结果,“说”就念成“悦”了,再说两个字也确实长得很像。

 

3.“亦”是啥意思
无论是“不亦乐乎”,“不亦说乎”,还是“不亦君子乎?”,都有个“亦”字,那个“亦”是什么意思呢?或曰“亦”即“也”,觉得这样说是有道理的。但笔者认为“亦”是“不也是吗”的意思,是“对否定的疑问”,那是“转折性的肯定是也”,指看似不是而其实是“是的”。如学习对多数人来说或是痛苦的,但对少数的知识分子来说可能就是快乐的。当有朋友来,若是太穷而在乎钱的话,那就不高兴了,而若是对一些有钱人来说或就不一样了,虽说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,但豪爽的“李白”是不在乎钱的,就像今天有酒今天醉,当没有钱的时候,也是会得到朋友接济的。
而什么是“乐”呢,那是音乐吧,听音乐带来了人之“乐”,演奏音乐也带来人之“乐”。所以“乐”有两个发音,一个是听者的快乐,一个是演奏者的快乐。再有君子有知,非君子无知,但君子也有不知的地方,若是能积极认真地求教那个不知,那也还是君子啊。

 

4.“亦”与有差别
看“亦”这个字,特别像翩翩走来的人,一左一右伸着胳膊,而这个字的本义就是“腋下”。即人有腋下,但却是有两个,这边是,那边也是,所以“腋也”即“亦然”。所以古汉语中的判断词或就是出自于类似的情景,左亦右亦,是一样的,但也不一样。就像大舅二舅都是他舅,那是一样的,那是一样的吗,而左腋右腋虽然都是“腋”,但却也有不是一样的地方。看来在生成语言之初有精细的地方,但也有不精细的地方,像左右能一样吗,尽管真是大概是一样的,但穿鞋也不能穿反了,还有不一样的地方。
而其实“也”作为判断词不是来自于左右,而是来自于蛇,即“也”字的本义是蛇,看那字的样子也确实“真像”。蛇是“野”的,过去的村子是在野外的,村子怎能像现在的大都市那么大,所以在过去的聚落里见到蛇很正常,所以就“也是”了即“野是”,除了有数的人之外全是“野”,因而“也”就有了also与is的意思,过去哪有不野的。

 

5.“
在语言文字上不仅有“邦交”之说,还有“国交”说法呢,那么“邦”与“国”有啥区别呢。当然两者同义,但还是有差别的,就如“爸爸与爹”是有区别的。“爸爸”是说父亲的样子,而“爹爹”提示了有好几个孩子。至于“父亲”一说呢,那是指雄性基因的来源。所以能区分“爸爸”、“爹”与“父亲”,也说明我们用心了。
上文已说过,“邦”指有边界的空间范畴,如“楚”如“湘”,那就是“邦”,即“邦”比“国”大,“邦”指空间面积之大,而“国”在过去是指“都国”,是指“王住的城”,因而“国”及“国这个字”是封闭的,因而“国”是一座围城。一座城有几个城门,平时油饼把守,晚上关城门,王怕被其他部落攻入。
历史上的国常常是一城一都,那“都”便是“国”,城有时也写作“城郭”,所以“国”指都城,也与“锅”同音不同声。因而与“邦交”的地域性、广袤性、民间性等相比,“国交”在过去或更体现了一种权力、城建等,即“国交”或指“皇权之交”,而非指地域之光的“邦交”。

 

6.“邦交情景:公差时任何一位连邦人都有权代表着连邦
在边境线上,两边村民的生活交往特别是正式交往,那就是“邦交”了,即两国民人之交往都是邦交。还有不同国籍的运动员之间在大赛上的交往,那也是“邦交”,还有跨国的画家共同举办画展等。“邦交”即是指在正常情况下的任何人都可以代表“邦”,因为其就是“邦人”,就如任何一位河南人都是河南人一样。而“国交”就不是了,“国交”是“王”的交流交往,是指王在皇宫里接待朝贡,或指御驾亲访,或者指向其他国派出了特使。
连邦温泉的员工,在他们公差的时候,他们就是正常的出差,是业务的派出,而不是“政策上的派出”,但在原定业务之外一旦倘若遇到了什么,任何人都可以是“有权”代表连邦的,这就是邦交内容的一部分啊!当然这不是绝对,而是基本上可以,每位员工也是懂得的,在一般性问题上是可以代表连邦人的,特殊与重大问题除外。

 

7.世交等
如此还有“世交”之说,那就是指人的世代之交,指两家或好几代了都一直保持着很友好的关系。而“交流”是指思想的交换,“交往”是为“交”而身往,那是指行动。其实还有“交通”一说呢,交通就是“亲身前往”的过程之是否顺畅,因而指道路、线路与交通工具等。笔者一直感兴趣于“交通银行”的英文翻译,那是翻译为“Bank of Communications”的,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“交通”要翻译为“traffic”,看来其是把钱拟人化了,即有了money就是交流,也是交往,还是交换,也是交通,看来money可以同时是很多呀。
 
总之,与连邦温泉之交往交流等,那就时“邦交”,可谓“邦交”,可定义为“邦交”。那既是大地之交,民风之交,也是一种学习之交等,更是全员任何人都可以的善良与美好之交,本文将之概括为“连邦的邦交”。


标签:飘雪机钟爱的得到爱美